无它,下功夫而已

来源:豆瓣 作者:何峰 2013-11-08 浏览()
  • 字体:

导读:最近跟友邻交流有关自我驱动力。于是想起我自己人生到今天为止,比较努力,比较”自我驱动“ 的那些人生的阶段。

 

第一次“自我驱动”,是中学的时候学英语。我在高中那阵子,花了一年多,彻底搞定了英语。所谓搞定,当然不是指达到母语般娴熟。但是的确达到了听说读写都相当流利,特别是写作,除了小说诗歌这类文学性的东西之外,其他如书信,应用文等,我可以自信流畅的用准确的英语写作。

 

当时15、16岁,下了决心一定要把英语学好。当时虽然有其他学业,但是对我来说还算能够轻松搞定,特别是数理学科。省下来的时间就全部用在英语学习上。现在想起来,当时的学习毫无章法,全是蛮力。可能是受了我爸的影响。

 

我爸是在上山下乡时候偷偷自学英语。后来近40岁的时候,又被公派到日本做访问学者。而在此之前他从未碰过日语!也不知当时做决定的领导怎么想的。但就是这样,我爸40岁开始学习一门新的语言。经过半年培训,被派往日本。我没能力直接判断老爸日语的水平,但是后来见到他的日本朋友说,老爸的日语,如果不仔细听,几乎难以听出是外国人!

 

所以,在当时15岁的我看来,我爸对语言学习的是很有发言权的。而我爸的外语学习哲学就是,”无它,下功夫而已”。而他的逻辑是,不懂数理化经济历史等学科的人很多,但是一般人基本都能把话说利索了。可见,只要智商正常,肯下功夫,虽然成不了文字高手,基本总能够把话说明白。

 

后来知道这逻辑大有问题,但是当时还是很深的影响了我。所以我立志搞定英语后,方法虽然混乱,但真是废寝忘食。我记得当时专门去买了一个带有收音机功能的随身听。对勤工俭学的我来说,价格不菲。但是咬牙买下。平时不是听磁带就是听英文广播,主要是 BBC。不管听得懂听不懂,几乎每天都在英文广播的声音中睡去,然后在英文广播中醒来。现在偶尔听到BBC 那英国腔儿的 “you are listening to the BBC world service",还是心中温暖。它陪我度过多少个不眠之夜,听着耳机中遥远国家传来的声音,憧憬着有朝一日能够去看看。

 

自己也并没有去找什么教材,就是从图书馆里一本一本的找英文书看。当时全无判断力,不知什么书好,什么书不好。记得当时看了几大本合订的英文《读者文摘》(Reader''s Digest)。然后又开始看短篇故事 (short stories), 于是又借来各种英美作家的短篇小说合集来看。选择的时候完全不知这些作家什么来头,有的可能是大家,估计也有不少庸劣之作。但都囫囵吞之。

 

再之后就是长篇小说,从科幻到历史题材,兼收并蓄,但求数量。还有非故事题材(non-fiction)的书籍,社会学、历史、科普,不一而足。我总是开玩笑说,我读书是按字母顺序读的。

 

开始的时候,阅读能力不强,句式语法一概不懂,词汇量也仅限于初中三年课本所学。但就是一本本硬读了下去。有耐心的时候就逐一查字典(当时还没有网上字典这样的好东西),标注,用小本本记录单词。缺乏耐心的时候,就一路摧枯拉朽的通读下去,也不管懂了还是没懂。总之书里认识的单词全看一遍,不认识的也混个脸熟。有时读了半天不知道自己读了些什么,但眼看翻过了几十页纸,还是有一种兴奋和成就感。

 

字典当然是当时不离手的工具书。后来听说学英语时,字典最好不要用英中对照,要用英英字典,也就是英美人民自己所用的字典。于是就去买一本来,生生休了自己那本翻烂的朗文英中字典。这之后相当一段时间,不仅我看书有很多生词,查了字典后还是不懂,因为字典里的解释都是英文的。

 

学英语我用过各种离谱的方法。比如有一阵子,我养成习惯,读书中每见觉得写得不错的句子,就抄在专门的本子上。平时有时间就掏出来背诵。有一次在数学课上,偷偷拿出来背诵。被数学老师抓个正着。老师没收了我的本子。课后找我谈的时候,明白了我在干什么。我说,数学这些我已经懂了。我现在要的是搞定英语。不知是否为我的决心所感动,老师没有怎么怪我。当然也还是说,以后课上还是别这么干了。

 

有一次我听 BBC,有一个节目是专门给非英语母语的学习者的。记得当时节目额内容是讨论失恋。我听了觉得内容特好,但是在广播中没全听懂。节目结尾时候,主持人说,欢迎听众来信。需要的话,BBC会把整个节目的稿子寄过来。我大喜,记下地址就发信过去了。过个个把星期,果然收到BBC寄来的厚厚一叠打印出来的稿子。于是通读学习了几遍。不知 BBC现在还干这样功德无量的事情不。

 

就这么毫无章法的学下来,其实也没过多久,大概半年一年,有一天我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已经打通任督二脉。听BBC毫无困难,忘记了自己在听英语。写东西时候也仿佛可以自由表达,虽然句子词汇都比较简单,但是感觉没有阻力,想到哪能够写到哪。口语也是能够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就是那种“神功已成”的感觉。

 

我现在也说不上当时哪里来的那股劲头。我想可能相当部分来自我对高中环境的痛恨。这其实不能怪我的高中。十几岁的我,估计在哪里都会有这么股叛逆的情绪。当时我想,到了大学,绝不能够再在这么个大环境下了。当时就是铁了心一定要去美国,并且知道,去美国就要搞定托福,就要能够掌握英语,在美国的环境下生存。就是这么一个简单朴素的想法,已经足够支持我发挥出现在看来是惊人的毅力。自那以后,我再没有特别花时间学习英语。并且我一直受益于当时所打下的英语基础。

 

这段经历给我带来的另一个认识就是,学东西真的没什么难的。从此我获得了信心,面对什么需要学习的新事物时都并不畏怯:无它,下功夫而已。


  0
  • 字体: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江苏人事人才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