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后各省返粤民工数量总体稳定 广东仍有吸引力

2012-02-03 浏览()
  • 字体:
  多少农民工节后将返粤本报记者节后实地探访珠三角劳动力主要来源地川湘桂三省区,发现返粤民工数量总体保持稳定羊城晚报讯记者孙朝方、曾璇报道:2 月1日,中山某运动器材公司在一派喜气中开工, 经理江涛略带得意地告诉记者,全厂530名员工97%的都回来了。而与此同时,广东一些制衣制鞋、家具厂及饮食等服务业正为年后用工的事担忧,甚至加薪仍难招合适人选。

  2004年前后,国内“民工潮”变成了“民工荒”。一向是广大打工者首选的广东,近年来成了受“工荒”影响最强烈的地区。

  龙年伊始, 广东返粤外来工及用工、开工情况如何? 早在年前,广东省劳动部门就自信地预测,年后九成五外来工将返粤就业。现状是否如此乐观,目前尚难确知。摆在面前的现实是,在不少劳务输出地的城镇, 欢迎回家创业就业的标语、招牌随处可见。“抢”工,成了龙年春节的一道奇特的风景线。

  目前, 广东每年新增就业岗位超过100万个, 吸纳外来从业人员超过2600万人,约占全国跨省就业农民工总量的1/3。

  如此巨大的用工市场,为工而慌,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历经数年的珠三角“民工荒”背后,蕴含着怎样的区域经济变局? 其“腾笼换鸟”式的产业转型,又该如何应对阶段性的“工荒”冲击,实现劳动力结构的自我升级?

  年刚过,“民工荒”声浪再起。为拨开云雾见端倪,新春伊始,羊城晚报记者走访川、湘、桂等劳务输出大省及珠三角地区,调查用工市场、企业订单等经济“晴雨表”,探秘广东新春经济开局状况。

  专题统筹马勇孙朝方李青

  文/ 羊城晚报记者孙朝方鲁屹山陈强曾璇李青


  四川

  打工第一县人手难自给
目前,金堂县当地企业缺工就达上万人 孙朝方摄目前,金堂县当地企业缺工就达上万人 孙朝方摄

  劳务输出地工业企业发展迅速,外出打工优势已不明显,1/3 返乡民工留在家乡就业仍难填补用工缺口

  正月初九,乡村年味正浓,四川“打工第一县” 金堂的数十万民工已陆续踏上打工之旅, 金堂县新年首场招聘会也在这天举行。随后,当地政府组织的十场招聘会将紧锣密鼓地在十个乡镇进行。

  “每天一个镇,工作送上门,这么高密度的现场招工,以前没试过。”金堂县就业管理服务局劳务开发科科长何胜利告诉羊城晚报记者,现在不少企业都很怕“工荒”, 连金堂当地企业缺工都超过万人。

  而仅在两年前, 当地劳动部门却还在为返乡滞留的农民工太多而犯愁。

  金堂县近万民工已返粤

  四川是中国第一劳务输出大省,改革开放以来,2000 万“川军” 外出务工。

  金堂,号称四川“打工第一县”,全县80多万人口中, 超过18 万人常年在外务工,每年直接创造了超过15 亿元的劳务收入。金堂县每年有6 万多人在广东打工,其中东莞市厚街镇就超过了3 万人,厚街也因此有“小金堂”之称。

  2 月1 日上午,金堂县汽车站门口醒目地挂着“在外打工开眼界,回乡就业顾家庭”的横幅,就在几年前,组织农民工外出打工还是当地政府和劳动部门每年的重要工作, 如今呼唤外出打工者回乡创业就业的标语、招牌,在金堂县的街镇已随处可见。

  29 岁的陈宇买好到东莞的车票,准备回厂上班。陈宇在东莞打工6 年多,先后在制鞋厂、制衣厂做事,大年初六工厂打来电话告诉他,如果元宵节前上班,可以领200 元利是,厂里还报销返程车票。

  其实,陈宇早回去的另一个原因,是想把老婆的社保和养老保险转回金堂, 夫妇俩一起在东莞打拼多年, 妻子刘向美准备今年在淮口镇找份工,儿子8 岁了,需要人照顾。她是制鞋厂的熟练工,当地鞋厂多,找工很容易。

  在金堂县, 很多打工者选择和陈宇一样在初八前返回打工地, 也有不少打工者选择返乡就业。何胜利告诉记者,目前,由广东返乡过年的外出务工者中,已有近万人返粤,80%在东莞, 预计下一个返粤民工潮会在元宵节前后。

  来自该县劳动局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 春节期间金堂县返乡农民工6 万多人,较前几年高峰时的8 万人少,截至正月初八,已有2.7 万人返回就业地。记者在金堂县竹篙、淮口、高板等外出务工人员输出大镇走访发现,春节假期结束,外出打工潮却未如往常一样涌现。
金堂县汽车站悬挂着呼唤当地人返乡创业就业的标语 孙朝方摄金堂县汽车站悬挂着呼唤当地人返乡创业就业的标语 孙朝方摄

  去东莞的车票不好卖了

  1 月31 日下午, 金堂县竹篙镇长途汽车站, 刘向里坐上了往东莞的长途汽车。与他同行的,还有两个初中刚毕业的老乡,因父母在当地打工,委托刘向里带着到广东开开眼界、学点手艺。

  车站门口的马路上站满了人, 上百号人有着相同的身份———打工者, 也有着相近的目的地———广州、深圳或东莞。

  从金堂竹篙到东莞厚街,2200 公里,27 个小时的车程。“以前到家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把回程的票订了, 现在想走了就能买到。”刘向里说。

  长途车上,往年这时候最拥挤,今年看起来还是挤,外人或许无法察觉变化,但车站负责人的数据簿上准确地显示着今年的差别: 往年此时预约乘车的名字早已写满了两大本,今年才写了几页。

  竹篙镇八成以上的打工者在东莞厚街,多年前,这里便设立了直达东莞的长途客车。金堂客运站值班站长卿晓慧告诉记者, 现在外出打工的人数比五六年前少多了,“从初二到初九, 广东专线每天发三四车,两百人左右,基本上都是去打工的。”以前,每天往广东发五六车是很正常的,返工高潮时要连夜发车,一天十几趟车。

  刘向里说, 目前到东莞打工的人主要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40 多岁的人很多选择回乡就业,孩子上高中了,要回来培养娃娃,还要照顾老人。当地制衣厂的工人很多都在东莞打过工”。

  “打工第一县”缺工上万2 月1 日午后, 金堂县淮口镇新鑫村,31 岁的孙婷坐在凳子上熟练地织着毛衣,去年此时,她已经在东莞厚街的一家鞋厂里上班了。正月初六,丈夫张建一如既往地回到打工六年的东莞, 孙婷没有同行。淮口镇就业服务站主任陈敏告诉记者,像孙婷这样的熟练工,是当地制衣制鞋厂争抢的“香饽饽”,2000 多元的月薪,比沿海地区差不了多少。

  据了解, 金堂县在广东的务工者主要在制衣制鞋、印染等劳动密集型企业工作,近年来,这类企业也被越来越多地引入当地。当地劳动部门对返乡农民工的就业意愿调查显示,在这些行业里,沿海地区的薪酬等优势已经不明显。“倘若去广东只比在家乡每月多赚几百元,很多人就不会外出了, 现在基本上是人选工作,而非工作选人”。

  十年前,金堂县的本地工业企业并不多。如今,工业园区有好几个,其中规模最大的成阿工业园就坐落在淮口镇, 不少大企业入驻。劳动部门称, 仅当地企业缺工就达上万人。陈敏说, 春节前后不停地有企业来求助招工, 县里也几乎每天都有劳务输出、招聘会之类的工作,“现在很多企业都缺人,富士康落户成都后,去年今年都在大批招人,20 多万人,抢都没得”。

  记者在淮口镇工业园区看到,几乎每家鞋厂、制衣厂门口都贴着巨大的招聘广告,开出2000 元以上月薪。其实,早在几年前, 金堂县便启动了劳动力“回引”工程。去年,金堂县政府在东莞媒体上刊发宣传广告———“归来吧, 在外漂泊的乡亲”,呼吁在莞金堂人回乡创业就业。

  尽管如此,当地企业还是遭遇了“工荒”。“估计1/3 的返乡外来工会留在家乡就业。”何胜利坦言,但仍难填补金堂及成都周边区域的用工需求。

  湖南

  湘粤都是家南下亦无妨

  不少湖南人已彻底融入广东的生活,广东才是新家。而因为有了武广高铁,湘粤之间本不遥远的距离变得更近了

  株洲的的哥、益阳的家政、长沙的厨师、娄底的保安、衡阳的木工……闻名全国的打工“湘军”,改革开放以来一直是广东经济社会发展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在不少湖南人眼中,他们的第二故乡是广东。无论湘粤,他们都有着深深的感情。

  2012 年, 他们是留在第一故乡还是返回“第二故乡”? 他们的内心深处到底有着怎样的权衡? 他们的脚步最终迈向何方?

  “毕业了,揣着梦想去广东”

  “到广东去。”

  在湖南,无论是在中专、技校还是中学大学,这都是极有号召力的一句话。

  湖南生物机电职业技术学院的曾涛今年读大三,学的是食品加工专业。他曾参加过学校组织的一次到东莞的暑假打工,共70 多人参加。这次40 多天的打工之旅中,曾涛拿到了近3000 元工资。“回校后学校为我们开了个座谈会,关于打工的。几乎在座所有的同学都觉得此次打工很值……”曾涛说。

  这样的经历在湖南的职业院校中非常普遍,而且一直在口口相传,对广东的向往由此埋藏在那些去过和没去过同学的心里。“我们寝室的人决定毕业了集体去广州打


  0
  • 字体: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江苏人事人才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